鹤潼_PARKwooQ

我的心愿是,各圈和平。

【寄托】by鹤潼

心理医生金南俊×患者朴智旻

Part One

金南俊视角

1.

"金医生,那是昨天刚入院的孩子,叫朴智旻,轻微的交流障碍,家长的意思是希望尽快治疗,不要耽误孩子出国学习,但他从入院开始就拒绝和任何人交流,甚至连表情都没有,比较难入手…"

"嗯我知道了,你先去忙,我去和他聊聊。"

最近出现心理疾病的孩子越来越多了,学习压力太大了吧……

那孩子坐在花园里的长凳上,低头看着地上不知道在发什么呆,小脚丫一晃一晃的,阳光打在他的身上,给人一种下一秒就要变透明消失不见的感觉,头发微微卷起,有几根呆毛翘着,黄色的头发衬得他的皮肤更加洁白。

天使在人间,是该藏好翅膀。

我走上前,"你叫什么名字?"

并没有得到答复,意料之中。

"我叫金南俊,你叫我南俊哥就好。"

我坐在了男孩旁边,低头看向那孩子注视的地方。嗯…什么也没有。

他扭头看着我,眼睛瞪得圆圆的。整个人小小的一只,真的好可爱。

这么可爱的孩子是因为什么变成这样呢…

一直到傍晚,我也没有得到他任何反应。

2.

"这孩子的病历,给我看看。"

"好的金医生,我一会放到您办公室。"

病历上的照片应该是患病前拍的,照片里的智旻笑的很开,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可爱的很。

17岁?看上去要更小一些呢…

父母都是企业家,哥哥也是商业精英,家庭条件不错。

本来是要跟着家庭教师去国外深造的,但定下行程的第二天突然出现交流障碍等一系列心理疾病症状?是因为不想出国吗?

合上病历,我忍不住叹气。

会是这么简单的理由吗?

第二天清早,等我到院子里,果然那孩子已经在长凳上坐着了。

我再次坐到他的旁边,看向他注视的地方。

啊,原来在看这个啊。

有一个蚂蚁洞,昨天没注意到,但因为今天有些阴天,蚂蚁排着队从洞里出来,我才明白他在看什么。

天越来越阴,很快下起雨来。

蚂蚁们的队伍被雨水冲开,有的被冲碎,有的直接被雨水砸死,有的回到洞里却被灌进来的雨水淹死。

真是场灾难啊。我想。

雨越下越大,再这样下去两个人都会感冒的。我跑回办公室拿了把伞,等到再回到花园里时智旻却不见了。

这孩子很喜欢昆虫吗?

"您好请问是朴智旻的父亲吗?我是他的主治医师,想问一问您关于智旻的情况。"

"…呃……好吧……那打扰了。"

…作为父亲,对儿子平时的爱好都不清楚,太失职了吧……

3.

智旻入院已经半个月了,每天都会跑到花园里发呆,有时看蚂蚁有时看蜘蛛或是瓢虫,下雨了会自己回病房。

也依然不会对任何人做出回应。

我呢,就每天呆在智旻旁边,他看什么我就看什么,下雨了就目送他回病房自己再回办公室。

可能是雨季提前到了,最近下雨变得频繁。雨点啪嗒啪嗒的落下来,智旻似乎准备站起来要回房间了。

我犹豫了一下,用恰好他能听到的音量说,"即使是这么渺小的虫子,智旻也每天都会关注它们呢,智旻真是个善良的孩子。"

他起身的动作顿了一下。

哪怕一秒钟的停顿也让我感到惊喜。缓了一下继续说,"我会好好关注善良的智旻的,有什么烦恼一定要跟我说哦,我会帮你的。"

智旻慢悠悠的转身回房间了。

我没有错过那一声音量小到差点被淹没在雨声中的"嗯"。

4.

最近智旻的情况有所好转,平时会对医护人员小声说句谢谢。

偶尔当我坐在他旁边的时候,他还会小声的跟我聊上几句。

虽然大多数时候都是我在说,智旻只是点头摇头。

"父母哥哥都很忙吧,平时会很寂寞吗?"

摇头摇头。"……泰泰……"

"泰泰?你的朋友吗?"

点头点头。

"现在他在哪?我能见见他吗?"

智旻停顿了好久,久到我以为得不到回应了的时候,他慢慢抬起手,指了指天上。

我懵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去世了吗?"

智旻这次没有给出回应了。

"喂您好,是智旻的母亲吗?请问…您知道泰泰是谁吗?"

5.

难得有人来看望智旻。

是智旻的家庭教师,国内有名的医学人才,一个衣冠楚楚的男人,带着黑框眼镜,头发喷着发胶向后拢,整齐的西装打着领带,皮鞋亮到反光,浑身上下透漏着成功人士的气息。

衣冠禽兽?不知怎么我想到了这个词。

家属来探望,医生是不能旁观的。

我只知道那男人出来的时候笑着说智旻的父母太忙了只好派自己来看望他,说希望智旻早点康复好能跟自己一起出国。

而智旻的状态又回到了起点,甚至比最开始更糟。眼神慌乱,手脚冰凉,躲在房间的角落里。

那天智旻甚至没有去花园。

我有些手足无措,本来作为一位资深心理医师是不该对于患者的病情有太大情绪起伏的。

我只好一直陪在智旻身边,轻轻搂着他,抓着他的手,不停安慰着"没关系,别怕,我在"。

这孩子的手真小呢…可以把整只握在手心里…

终于智旻渐渐稳定下来,也许是太累了卸掉了戒备,居然缩在我怀里睡着了。

因为怕惊醒他,我硬是一动也不敢动。

但我从没停止过思考。

当智旻悠悠转醒,抬头第一个看到的是我。这个认知让我忍不住微笑,"睡醒了?"

没想到智旻居然张口开始说话,"我…想…告诉…你一…个…秘密……"

我突然感觉心脏仿佛被什么抓紧了一样,呼吸困难。

担心智旻因为太久没有说过这么长的话会着急的,我连忙安慰,"别急,我听着呢。"

6.

终于,那个衣冠禽兽入狱了。

残害未成年,终身监禁。

了解了全部事实的我恨不得把那人渣咬碎,智旻的父母哥哥更是悔恨极了,恨不得把那人渣碎尸万段。

我想以他们的财力和权利应该并不难让那衣冠禽兽为自己做过的一切后悔至死。

果然朴智旻的心结就在于此,很快他就康复出院了。

"南俊哥,谢谢你。"我终于在朴智旻脸上看到了照片上的表情,果然他笑起来眼睛就会变成一条缝,超级可爱。

"不用客气,我说过我会帮你的。"因为我是你的医生啊。这句不知怎么我说不出口。

也许是因为我知道并不只是因为这个。

ps:如约而至了🌝平淡叙事向,pt2智旻视角今晚放,两个串起来是完整的故事
pps:emmmm专业知识不是很懂有bag的话别在意哈
ppps:欢迎大家来勾搭玩🌝

评论(2)

热度(25)